?????ú?·
??????????,?????ò....

我认识一位母亲,她准备参加代表母爱的康乃馨活动,但她不反对读建中的儿子去参加学运,了解社会运动是怎么一回事;回家后她要儿子自己搜集资料、深入了解并比较服贸协议的利与弊。但是她有点担心儿子会学习这些大哥大姐们,用非理性的方式挑战公权力,因为这不是解决歧见的方式。她更担心儿子受到伤害。虽然她赞成儿子去立法院外围静坐抗议,但是每分钟都在提心吊胆;看到儿子平安回家,才如释重负。
-->